行业新闻
知名展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行业新闻> 京东方迈向物联网征途

在液晶显示五大领域实现全球市占率第一后,京东方决定耕耘万物互联等领域。

显示领域摸爬滚打25年的京东方,为何要去趟这条新赛道?京东方执行委员会主席、首席执行官陈炎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这是京东方在目前积累的核心技术基础上的辐射,物联网是我们的战略选择。”

物联之钥

11月,京东方召开了2018全球创新伙伴大会,“赋能物联,共赢未来”是这次大会主题,并诠释了京东方的新定位——一家为信息交互和人类健康提供智慧端口产品和专业服务的物联网公司。

早在2014年,京东方就启动了战略转型,由单一显示器件业务,向端口器件(D)、智慧物联(S)和智慧医工(H)三大板块转型。即“DSH”战略。

2016年,京东方召开第一次全球创新伙伴大会,正式宣布企业定位由半导体显示技术、产品和服务提供商,转型为物联网技术、产品和服务提供商。

京东方董事长王东升当时提出“开放两端,芯屏气/器和”的物联网战略。其定义的“物联网”,就是将芯、屏、软件和内容、功能硬件等要素和谐组合,形成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相连的价值创造系统。

其中,“屏”是核心之一。陈炎顺对记者表示,显示和传感是企业过去25年来积累的核心技术基础,企业目前的战略转型也是基于此。“现在所做的物联网业务是显示技术、传感技术所形成的平台系统在细分市场和应用场景的使用。”

王东升则提出“应用场景是物联之钥”。他表示,物联网的发展过程,就是将知识、标准和经验等专业资源形成的优质算法,和强大的算力(AI、传感、计算、存储、传输、显示)、功能硬件、软件等相融合,加上场景相关有效海量数据,不断进化升级和价值创造的过程。因此,应用场景是打开物联网价值创造之门的钥匙。

以智慧交通场景为例,需要大量的显示、传感、通信、计算相关的智慧产品,解放驾驶员双手。对于智慧零售领域,价格管理、广告发布、库存管理都需要“智慧”的显示方式。

陈炎顺以广州的一家屈臣氏门店为例,京东方通过由智能变价模块、信息发布模块、货架管理模块组成的智慧零售方案,解决了原本店铺里货品管理成本较高、货品宣传需求量大但广告灯箱展示信息有限、纸质价签更换成本居高不下等痛点。方案应用后,这个门店广告收益提升近20倍。屈臣氏广州其余门店随后将全面导入京东方智慧零售解决方案。

陈炎顺指出,随着京东方物联网生态逐渐构建,已有数千家合作伙伴加入到京东方物联网生态,平均日交易合同数百件。当前,物联网处于产业生态布局关键期,预计2030年全球物联网市场规模将达14.2万亿美元。

据陈炎顺介绍,今年年中京东方对组织架构进一步调整,将DSH事业板块细分为7个事业群,在组织层面为转型铺路。

“除了显示业务,另外两块板块目前所占份额相对较小。我们从三年前开始转型,在技术、人才、组织、产品方面的已有一些积累,现在正式吹响号角,将调动组织、机制、人才等力量支持向物联网转型。随着各项业务有序展开,未来的营收结构中三块业务将各占三分之一。”陈炎顺说。

瞄准第一

抢占物联网市场没有捷径。陈炎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要一个一个细分应用市场去做,每个细分市场都要做到全球领先。”

京东方从显示领域起家,做到行业领先所走之路并非坦途。

很长一段时间,京东方盈利情况不佳,同时大手笔投资液晶面板产业。不少投资者质疑京东方是“烧钱机器”。陈炎顺说,半导体是重资产业务,投资体量大,每条产线投资动辄好几百亿元;而不做到前五位没有意义,后面的根本没有机会。

在京东方的北京亦庄8.5代线厂区,陈炎顺对记者表示,这条8.5代TFT-LCD生产线2009年动工建设,占地560亩,相当于100个足球场大小。产线旁边是美国康宁同步建设的、为京东方供应玻璃基板的生产线。这是康宁在中国内地第一次建设包括前端熔炉等所有玻璃基板生产线。

这条8.5代线对于京东方意义重大。这是京东方在国内的首条高世代线,总投资达280亿元。该产线2011年实现量产,结束了国内“无大尺寸液晶显示屏时代”。

但在陈炎顺看来,对京东方液晶显示产业构成转折意义的是合肥6代线。这条产线的成功让全球注意到了京东方的能量。

在启动6代线之前,京东方已自主建成国内首条液晶显示生产线——北京5代线,翻开了国内自主制造液晶显示屏的新篇章。但5代线液晶面板主要满足计算机用面板,不能满足电视面板的需求。

6代线的建设计划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前前后后跨度三年。当时各界对自主建设高世代线技术信心不足,偏好引进国外成熟厂商的技术。

经过多轮磋商和评估,投资175亿元的京东方6代线最终于2009年4月在安徽合肥开工,2010年10月产线量产,很快良率就达到95%以上,远超预期。京东方与合肥的深度合作就此展开。2015年12月,全球首条最高世代线——京东方合肥第10.5代TFT-LCD生产线开工建设,2018年3月成功量产。这让中国企业成为全球显示领域的领跑者。

创新传承

陈炎顺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京东方是一家技术创新公司,对技术替代的“焦虑”始终驱动其基于前瞻性战略考虑进行技术布局。

当年的北京电子管厂(京东方前身),CRT配套业务是其支柱业务。在CRT技术仍然如日中天时,京东方毅然决定以LCD为核心发展方向,2003年以3.8亿美元拿下韩国现代电子的液晶面板业务。

刚进入LCD行业时,陈炎顺说,公司相关技术骨干只有九十名。“当时把国内所有学半导体的、微电子的人才都聚集过来,一起登长城,一起面对长城宣誓,要走出去学好技术回来为国家服务。”这一批种子人才后来在京东方13条产线建设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如今,京东方在半导体显示领域已成为全球领先者。未来的路要如何走?如何面对技术替代?京东方董事长王东升表示,京东方已进入无人区,前面没有太多可以参考的东西,这时候压力更大。“要保持持续领先,不被替代,就得选对未来方向,坚定快速地执行下去。方向错了就全错了,动作慢了就会被人吃掉。一定要对技术替代有危机意识。”

技术创新充满不确定性,京东方所选的物联网方向也并不好走。企业对物联网话语权的争夺战已经打响。

陈炎顺对京东方的技术创新实力充满信心。“2017年,美国商业专利授权前30名企业当中,京东方处在第21名。在Top30企业中,来自中国内地的企业只有两家,另一家是华为。”

要想经历技术更迭的考验,成为行业领导者,陈炎顺认为,要建立保持企业技术创新30年领先的技术研发体系。“这很难做,但这是确保京东方未来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在技术创新方面领先于行业的组织保障。”

人才队伍建设方面,陈炎顺说:“可以看到,京东方发展非常快,背后是强大的研发能力和人才基础。绝大部分人才是我们自己培养出来的。另外,我们不拘一格从全球招揽创新人才,半导体显示是全球化的产业,京东方早已融入全球化体系。”